醫學研究與臨床

當前位置 : 首頁 > 行業應用 > 醫學研究與臨床

Lancet:是該戳破生物醫學研究泡沫的時候了。

時間:${item.AutoTimeStamp.ToString("yyyy-MM-dd")}

凡是錢扎堆的地方都可能產生泡沫。股市有泡沫,地產有泡沫,科學研究里也有泡沫。醫學研究的泡沫集中在基礎研究,而臨床和公共衛生應用型研究則是醫學研究的價值洼地。

羅斯柴爾德有句名言:金錢一旦作響,壞話隨之戛然而止。“富裕”的醫學研究領域也是長好不衰。2010年,全球生物醫學研究的經費總額高達2400億美元(折合約16萬億人民幣),其中三分之二都投在了基礎研究。2007年,《英國醫學雜志》在醫學界做過一個調查,發現自1840年該雜志創刊以來,在生物醫學領域最重要的15項科學突破里,只有抗生素和氯丙嗪兩個治療性藥物。那時靶向抗癌藥已經問世,和降壓藥、降糖藥、降脂藥等無數其他藥物一樣,并沒有被認為是重大突破??梢?,過去幾十年生物醫學研發的大量投入并沒有創造出像抗生素和疫苗那樣的防治疾病的重大突破。

從另一個角度看,生物醫學基礎研究的進步的確產生了大量先進的實驗室檢查方法和影像診斷技術,并且這些方法和技術在臨床、體檢和篩檢領域廣泛應用。然而,這些敏感的檢查方法發現的早期或輕型病人大部分并不能從現有的治療中獲益,反而造成了大量的過度診斷和過度治療。

自從100多年前科學工具開始大量出現以來,基礎研究逐步成了生物醫學研究的寵兒,代表著生物醫學領域最尖端的學問。因此,生物醫學研究資源就一直掌握在基礎研究的科學家手里,形成了一個“充足的研究經費——高影響因子文章的產出——科學大家的形成——更多研究經費的投入”的自我封閉的“良性”循環。直到最近,老年癡呆藥物開發失敗、靶向抗癌藥療效微小、基因測序退潮、GWAS研究失寵、精準醫學被指責,等等,都在指向目前生物醫學研究方向和模式中存在的問題。

 

上一篇:沒有了下一篇:沒有了
欧美Av色爱综合网欧美Av-亚洲 欧美 国产在线视频-欧美av电影-免费在线电影